贵州茅台赛匠酒业欢迎您!

“替父”卖酒乱了茅台镇白酒产业的“心”

时间:2019-02-01
“替父”卖的是什么酒

        1月14日上午,第一财经1℃记者来到醉臣酒业。一名姓杨的员工很警惕地迎了上来,“对不起,这些东西你不能拍。”她指着墙上的各种业绩目标表格说,公司负责人李世波不在,他“不经常到这里来,我也已经很久没见他了。”

随后,在富力中心的另一栋大楼里,1℃记者找到了李世波的办公室,并联系上了这位“替父卖酒”闹剧的幕后导演。

        2018年6月,1℃记者便注意到,一则名为“美女校花,放弃高薪工作,替父亲卖酒的艰难史”的信息,开始频繁出现于百度、搜狐等网络平台。在这则信息中,一位名叫“陈静”的女孩,声称自己“毕业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管理学院,是茅台镇醉臣酒业老酒坊的接班人”,因为不忍心看到父亲卖不掉自己酿出的洞藏数年的酱酒而负下巨债,要替父亲卖酒,要为父亲的好酒代言。

        一番感人至深的告白,迅速在网上引起强烈关注。紧随“替父卖酒”之后,“替伯父卖酒”、“替爷爷卖酒”等各种各样的宣传文案,经过PS 的身份证,高举着的“我们对天发誓,比1500元的某台酒还好喝”的标语,充斥于各大网络平台。

        那段时间,在被称为“中国第一酒镇”的茅台镇上,似乎掀起一股“亲情卖酒”的风潮。

        除了上文提到的醉臣酒业,当地的黔醉酒业、黔河酒业、国酒香酒业、领匠酒业等企业,也纷纷以“替某卖酒”的方式,宣称自己的酒才是真正的“茅台镇洞藏酱香酒”。

        所售酒的价格,从698元12瓶,到9.9元一瓶不等。

        郑州的王君民,在多次看到这些“替某卖酒”的感人文案后,终于没忍住,下单付款,以300多元的价格,买了一箱六瓶的“茅台镇酱香酒”。在全国,受此类广告蛊惑购买了所谓“茅台镇酱香酒”的消费者到底有多少,已经很难统计。

        王君民们不知道的是,当他们在为自己的“贪小便宜吃大亏”而懊恼时,仁怀市的另一个人,也正在为当地酒产业的未来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人,便是仁怀市政协常委陈连忠。

        地处贵州省西北部的仁怀市茅台镇,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最有名的乡镇之一。仁怀市保护知识产权打假办公室(下称“保知打假办”)副主任汪明航告诉第一财经1℃记者,城区面积不过4.2平方公里的茅台镇,分布着1000多家酒厂,但其中上规模的厂家不过百余家。

        同时兼任仁怀市网信办负责人的陈连忠,从舆情监测中发现,一些因看了“替某卖酒”信息而下单卖酒的消费者,在感觉上当受骗后,开始通过各种贴吧、论坛和社交媒体发泄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‘替父卖*’这种营销,以前很多山区蜂蜜产户也用过,”陈连忠说,但它们都是个案,而对于仁怀市和茅台镇来说,酱酒是当地的支柱产业,如果任由这种“替父卖酒、替伯父卖酒、替爷爷卖酒”现象发展下去,不仅会败坏茅台镇的名誉,更可能会葬送掉到茅台镇乃至仁怀市的命脉。

        在茅台镇,一家酒厂的负责人曹先生领着1℃记者参观了酱酒发酵池。他指着堆积成小山的高粱说,茅台镇的酱香酒只有用本地产的高粱,才能酿造出正宗的酱香酒,而当地高粱的价格,每斤要4元左右。按照5斤高粱产一斤酒计算,每斤正宗茅台酱酒,仅原料成本就要20元以上,再加上人工、包装、运输成本,市场价低于70元的酒,基本上没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 曹先生透露说,网上宣传的很多所谓的“茅台镇酱香酒”,其实是将酿酒后废弃的酒糟渣用酒精再次过滤后生成的酒,这种酒喝起来虽有酱香味,却与茅台镇产的酱酒有本质区别。